恐怖的木偶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故事会2017年

这天晚上,欧文在外面和朋友喝酒,一直到晚上10点多,才醉醺醺地回到自己位于公寓五楼的家。一进门,他就吃了一惊,只见妻子芭芭拉和一个帅哥正相依相偎地坐在客厅沙发上。
  帅哥看到欧文,居然抬起手,招呼道:“这么晚才回来,又喝酒去了吧!”
  欧文趔趄地走过去,大声道:“你是谁?怎么到我家来了,我、我喝酒关你什么事?”
  帅哥两手抱胸,一扭头说:“我是这个家的成员,你喝酒当然关我的事。以后再晚回,就不要进这个家门了。”

  欧文觉得这话很耳熟,不由得去看帅哥旁边的妻子芭芭拉,只见她紧闭嘴唇,一脸冷漠。欧文一下子醒悟过来,都怪自己喝酒喝多了,芭芭拉是木偶剧团的演员,所谓帅哥,其实是个真人大小的木偶,芭芭拉此时正操纵着木偶,用腹语和自己说话呢!
  “嘻嘻!”欧文讪笑道,“我、我搞错了……”芭芭拉鄙夷道:“喝那么多酒,能不搞错吗?我再说最后一次,以后再喝醉,就别进这个家了。”
  欧文争辩道:“我没醉……”
  芭芭拉站起身说:“你都能和木偶说话了,还没醉?反正以后晚上超过9点我就反锁门。”
  “你敢……”
  “我就敢……”
  两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。那一刻,欧文完全被酒精冲昏了头脑,以后发生的事他根本不记得了。等到他恢复意识,才发现自己正趴在芭芭拉身上,双手掐住了她的喉咙。他吓了一跳,赶紧松手,再看芭芭拉,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着,已经没了气息。
  欧文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,自己在醉酒状态下掐死了妻子!一瞬间,他完全清醒过来,他惊慌地一边喊着妻子的名字,一边拍打她的脸颊,可芭芭拉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。欧文猛一抬头,又吓了一跳,原来客厅的窗帘没拉上,对面公寓六楼有一个女人正探着头望向自家。女人看到欧文发现了自己,慌忙缩回了身子。
  欧文赶紧走到窗边,“哗”的一声把窗帘拉上。他烦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,他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是不是看到了自己掐死妻子的一幕,会不会报警,如果报警,警察造访这间屋子只是时间问题。
  在警察来之前,一定得想办法处理好尸体。此刻,欧文没有丝毫犯罪感,反而觉得自己是个不小心做错事的受害者。
  楼下不断有人走动,现在把尸体移到外面去是不现实的,唯有先把尸体藏起来,等到半夜一两点以后再想办法运出去。突然,欧文看到了放在沙发上的木偶,他感觉那个木偶好像在嘲笑自己,就走过去抓起木偶,掉了个头。
  “把尸体藏到哪里呢?”欧文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,最后把地点选在了卧室的阳台上。阳台一角放着一堆杂物,他整理出个空位来,把尸体扛到那里,再用杂物盖上,从外表完全看不出端倪。
  欧文忙完这一切,到卫生间洗了把脸,刚从卫生间出来,门铃响了。欧文打开门,门外站着两个警察。这两个警察经常在这一带巡逻,欧文都认识,年老的叫汉斯,年轻的叫汤姆。
  汉斯冲欧文点点头,说:“晚上好,先生。刚才接到报警电话,说你家有人吵嘴打架,严重影响到邻居休息,有这回事吗?”
  欧文装作无所谓地点了点头,说:“不好意思,吵到别人了。”
  汉斯往房里扫了一眼,问:“你妻子在家吗?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  欧文露出不耐烦的样子,说:“没必要吧!吵完嘴,她就跑出门去了,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。”
  汉斯一步跨进门,说:“对不起,报警人说你打了妻子,家庭暴力可是违法的。”
  欧文无奈地让开身子。两个警察走进客厅,汉斯一眼看到沙发上的木偶,问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  “木偶。”
  汉斯点点头,打量着客厅,问:“你妻子真跑了?”
  欧文肯定地说:“真跑了,我也不知道她跑哪去了。”
  汉斯摇头道:“是你把她打跑了吧!你这是典型的家庭暴力,你妻子可以到法庭告你。”
  欧文装作内疚的样子低下头。忽然,屋子里传出了奇怪的“呜呜”声,好像在呻吟一般。
  欧文傻了,虽然无法确定声音的位置,但声音确实在这个屋里。声音含混不清,就好像是喉咙被勒住一样,汉斯和汤姆也凝神静气听起来。欧文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是隔壁电视里的声音。”
  “嘘,别出声。”汉斯制止道。
  欧文闭口不语了。三人屏住呼吸,一言不发。很快,他们又断断续续听到了与刚才相同的呻吟声。汉斯和汤姆交换了一个眼神,开始蹑手蹑脚地在客厅里走动,他们要查出声音的来源。
  欧文好不容易才装出平静的样子,内心却翻江倒海。他满脑子都是藏在阳台上的尸体,感觉自己的脑袋要像气球一样炸开了。难道是芭芭拉发出的声音?可是,芭芭拉死了,她怎么能发出声音?难道她还没有死?
  汉斯和汤姆慢慢走到了卧室门口。欧文急了,如果他俩去阳台,保不准就会发现尸体。这时,他一眼看到了沙发上的木偶,连忙走过去抓起木偶,说:“别找了,是木偶发出的声音,这个木偶是表演用的,能简单发声。”
  汉斯和汤姆狐疑地走了过来。欧文脑子里回想着以前妻子操纵木偶的手势,一边摆弄木偶一边用腹语说道:“晚上好!晚上好!”
  欧文曾经跟妻子学过一阵子腹语,虽然并不在行,但此时没必要表演得那么专业,只要能混过去就行。汤姆走近说:“是木偶发出的声音?那你让它再发出刚才的呻吟声,快呀!”
  话音刚落,“呜呜”声再次响了起来。欧文赶紧把自己的声音和“呜呜”声重叠在一起,一张一合地操纵着木偶的嘴,使那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木偶发出来的。
  汉斯和汤姆似乎相信了,这时,“呜呜”声突然变了,变成了“救我,快救我……”欧文脸色发白,难道芭芭拉真的没死?他赶紧操纵木偶的嘴巴,一张一合,仿佛是木偶在说话一样。没承想汉斯问道:“你在哪里?”汉斯没有问欧文,而是直接向木偶发问。
  “我在卫生间……”这次是欧文用腹语发出的假声假气的声音,他想转移两个警察的视线,因此随口这么说。
  汤姆立马奔向卫生间,很快又跑了出来,冲汉斯摇了摇头。
  汉斯两眼瞪着木偶,再次发问:“你在哪里?”欧文再次假声假气地冒充木偶说道:“我在厨房壁柜里……”
  汤姆又跑进了厨房,一阵壁柜门开合声之后,他跑了出来,再次摇了摇头。
  此时,欧文产生了戏弄这两个警察的念头,汉斯每次发问,他就假装木偶回答:“我在书房里……”
  “我在餐厅桌子底下……”
  “我在垃圾桶里……”
  “算了,别忙了。”汉斯冲跑出跑进的汤姆摇摇手,“他在捉弄我们。”
  欧文放声大笑,木偶也一样在笑。欧文通过操纵木偶戏弄警察,把压抑在心中的一切一股脑地倾泄而出,他的紧张感消除了,轻松多了。这时,汉斯再次发问:“你到底在哪里?”
  欧文还没来得及使用腹语,只听到一个悲哀而机械的声音回答道:“我在卧室的阳台上……”
  汤姆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卧室。
  欧文的脸色一下变得死灰,这是哪来的声音?手里的木偶虽然呆立不动,却一直张着嘴在傻笑,仿佛在嘲笑他一样。
  不一会儿,卧室里传出了汤姆的惊叫声:“天哪!阳台上有一具尸体……”

  直到被赶来的几个警察戴上手铐,欧文都觉得一头雾水:那恐怖的呻吟声是哪来的?最后那句“我在卧室的阳台上”,又是怎么回事?一转头,他看到汉斯把沙发上的木偶拿了起来,只见他熟练地操纵起木偶的表情和动作,木偶居然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呻吟声。
  欧文瞪圆了双眼。
  汉斯微笑道:“我也喜欢玩木偶,我也会那么点腹语,但只能发出这种怪声,说几句简单的话……”
  欧文惊叫道:“呻吟声是你发出来的?”
  汉斯点点头,说:“报警人说你打死了你妻子,可我们匆匆赶来,并没有搜查证。我看你一直忍不住往卧室方向看,就决定将计就计。我不发出这个声音,怎么趁机搜查你家?”
  说完,汉斯操纵起木偶,顿时“呜呜”呻吟声不绝。
恐怖的木偶声
恐怖的木偶声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